彩票南粤36选7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廣角

美舍河中游歷史文化資源(二)

錄入:     www.nfieh.icu     2017-11-24

  目錄

2.18鄭廷鵠故居

2.19五公祠

2.20攀丹村四大勝景

2.21西洲書院

2.22大悲閣

2.23明昌塔遺址

2.24邢氏祖祠

2.25黃忠義公祠

2.26王國憲故居

2.27吳氏民居

2.28三清觀大型石雕像

2.29林文英烈士殉難處紀念碑及林文英烈士紀念亭

2.30中山亭

2.31毋忘九一八國恥紀念碑

2.32劉秋菊紀念園

2.33風棲堂

2.34胡文虎游泳池

2.35海口中山紀念堂

2.36龍岐村伏波

   

美舍河中游歷史文化資源

    2.18鄭廷鵠故居

  鄭廷鵠故居原位于海口府城朱云里183號,自明代起便世代居住于此。因朱2008年朱云路擴建改造拆除。現在其后人在忠介路283號把他的遺留房產作為供奉之地。

  鄭廷鵠(1505-1563),15歲受業于名師海貞,與丘浚曾孫丘郊、丘祁同學。海先生見其奇才,遂以女妻之。嘉靖七年(1528)舉人,十七年(1538)進士。歷任禮侍郎、吏部給事中、工部左給事、江西督學副使等職。在達士巷還有鄭存禮,瓊臺書院著名掌教王國憲,進士鐘芳等名人的家宅。

   

  2.19五公祠

  五公祠位于海南省海口市,始建于明萬歷年間,清光緒十五年(1889)重修,后又多次修繕,現仍是熠熠生輝。

  五公祠占地面積66000平方米,建筑面積6800平方米,自北宋大文豪蘇東坡于紹圣四年(1097)被貶來瓊,借寓金粟庵(今五公祠內)留存遺跡以來,宋、元、明、清及民國歷朝不斷在其周圍增建、重修古跡,習慣上把這組古跡群稱之為五公祠。它包括:海南第一樓(又稱五公祠)、學圃堂、觀稼堂、西齋(五公精舍)、東齋、蘇公祠、兩伏波祠、洞酌亭,浮粟泉、瓊園和新建的五公祠陳列館。

  五公祠近千年的歷史,孕育著豐富的文化內涵,蘊藏著深厚的歷史底蘊,它是全面了解海南歷史、政治、文化發展的名勝古跡。

   

  海南第一樓

  五公祠為樓閣歇山頂建筑,建筑面積498.88平方米,12.26,后墻柱處砌墻,其余三面辟為廊,整座大樓由18根木柱和10根石柱支撐,其建筑風格有鮮明的海南地域特征,帶有南洋建筑的痕跡,也深受嶺南建筑的影響,有較高的藝術和歷史價值。

  五公祠正門懸掛“五公祠”的金字匾額,樓上掛有“海南第一樓”,落款署:“光緒十五年嘉興朱采”,樓內大廳掛“安國危身”橫匾。樓下供奉五公神位和展出五公史跡,大廳圓柱掛楹聯二副,其一:“只知有國,不知有身,任憑千般折磨,益堅其志;先其所憂,后其所樂,但愿群才奮起,莫負斯樓”。原為民國觀察使朱為潮一九一五年撰聯,著名學者容庚先生一九八0年重書;其二:“於東坡外,有此五賢,自唐宋迄今,公道千秋垂定論;處南首級中,別為一郡,望煙云所聚,天涯萬里見孤忠”。原為民國廣東學使徐祺撰聯,著名學者商承祚一九八一年重書。樓上大廳圓柱有楹聯二副,其一:“唐嗟未造,寧恨偏安,天地幾人才置諸海外;道契前賢,教興后學,乾坤有正氣在斯樓中”。由清朝海南舉人潘存撰聯,著名書法家麥華三先生一九八0年重書。其二:“五賢系兩代興衰,報國投荒,唐宋迄今留正氣;一身睹萬民憔悴,籌邊弭亂,冰淵夙夜凜遺規”。為民國瓊崖鎮守使黃志桓撰聯。這些楹聯驚天地、泣鬼神,正氣浩然,雄姿勃發,充分表達了五公高風亮節和剛正不阿的品質和精神。

  五公祠歷代有重修,民國四年(1915)瓊州道尹朱為潮曾主持修繕。解放后,在1954年、1973年、1992年、1996年由廣東省和海南省人民政府海口市人民政府先后撥款對這組古建筑進行修繕。五公祠(海南第一樓)最大規模的一次維修是在200210月,由國家文物局、海口市人民政府和五公祠管理處共同出資對其進行搶救性的維修。搶修后的海南第一樓,光彩奪目,煥然一新,再現了百年古樓的風采和雄姿。

  五公祠之所以稱為海南第一樓,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建筑規模和所奉祀的五公他們高風亮節的品德在當時都堪稱第一。

   

  觀稼堂

  原名為觀稼亭。椐《瓊山縣志》記載:觀稼亭建于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是一座六角飛檐大亭,它為紀念蘇東坡指鑿雙泉,造福桑梓鄉里的豐功偉績而建。觀稼兩字,寓意為:觀浮粟泉水旺盛,灌溉金穗千畝之意。該亭在明末清初時被毀,康熙四十三年(1704)瓊州知府賈堂深感觀稼亭對教化當地百姓黎民、思憶先賢豐功偉業有遠深意義,便在舊址重建。道光十四年(1834)又經擴建,形成為當時海南最大的亭榭。據清人張育春撰寫的《重修觀稼亭記》記載:觀稼亭前為平坂,旁浥清泉,有溪流一道,自東環流而西,兩旁綺麗交錯,阡陌縱橫,士大夫游息于此,比之裴中立綠野堂,洵城北一名勝

  清光緒十五年(1889)朱采在修建五公祠時,又重修了觀稼亭,并改名為觀稼堂。在他撰寫的《五公祠記》中記載:五公祠左附觀稼堂,循舊例藏瓊崖歷代名賢文物遺著。自此觀稼堂也就成為海南文人學子品茶賦詩與進行學術交流的地方。

   

  學圃堂和西齋

  朱采當時增建學圃堂和五公精舍的目的在于興辦學堂,講學明道,發展文化教育事業。據他撰寫的《五公祠記》中記載:右側建學圃堂,聘海內碩儒講學其中,又建橫宅一連四間,名五公精舍,為學子研習之地,本道契五公,教興后學之意。民國四年(1915)瓊州道尹朱為潮在《重修五公祠記》也記載:五公精舍仿學海堂例,選全瓊庠生,秀才三十名,研習經史詞章之學,聘寧波郭晚香在學圃堂講課。郭晚香浙江寧波人,晚清著名學者,朱采在建學圃堂和公精舍后,向當時任兩廣總督的張之洞推薦聘請郭晚香來瓊講學,他來瓊時帶來了八千多卷古版文獻書籍,置于海南第一樓上,學圃堂就是他當時講學的地方,五公精舍和東齋分別是學生和老師的宿舍。郭晚香在學圃堂講學不久便病逝,因后繼無人,諸學生便由朱采保薦到廣州的學海堂繼續學業,五公精舍便用于收藏郭晚香的遺書和典冊,民國六年(1917)五公精舍也因此更名為五公祠圖書館。

   

  蘇公祠

  為紀念蘇東坡而建。他北返后,海南學子經常在他曾借寓過的金粟庵入飲酒賦詩,進行學術交流,懷念這位一代文宗,久之便把該處題名為東坡讀書處。元代在此基礎上開設東坡書院,大書法家趙孟頫為之題匾。書院幾經變遷,至明初毀廢,但遺跡尚存。明萬歷45年(1617年)瓊州副使戴禧在原址重建。并改書院為蘇公祠,奉祀蘇東坡與其子蘇過。清順治、乾隆年間又對該祠進行重修,光緒15年(1889年),朱采在修建海南第一樓時對蘇公祠進行了較大規模的整修,并增建山門等建筑。現在的蘇公祠基本上是光緒年間建修的規模。蘇公祠山門口陳列的石雕系明代修建蘇公祠時的原物,山門口懸掛明太祖朱元璋贊海南詩句南溟奇甸橫匾。蘇公祠正廳陳列著蘇東坡及其子蘇過和學生姜唐佐的牌位。大廳圓柱懸掛民國四年(1915年)由朱為潮撰聯,現代著名書法家麥華三重書的此地能開眼界,何人可配眉山的楹聯一付。

   

  泂酌亭

  始建于北宋紹圣年間,因蘇東坡指鑿雙泉而建。當時瓊州郡守承議朗陸公品賞浮粟泉水后,贊其泉水甘甜,便在井泉旁甜,便在井泉旁建亭,經常邀請朋友、同僚在亭上品茗賦詩。元符三年(1100)六月蘇東坡遇赦北返,再借寓金粟時,陸公邀蘇東坡為亭命名和賦詩,蘇東坡欣然命筆,即席寫了《泂酌亭詩并敘》:瓊山郡東,眾泉觱發,然皆冽而不食。丁丑歲六月,予南遷過瓊,得雙泉之甘于城東北隅,以告其人。自是汲者常滿,泉相去咫尺而味異。庚辰歲六月十七日,遷于合浦,復過之。太守承議郎陸公求泉上之亭名與詩,名之曰泂酌。其詩曰:泂酌彼兩泉,挹彼注茲。一瓶之中,有澠有淄。以瀹以烹,眾喊莫齊。自江徂海,浩然無私。豈弟君子,江海是儀。既味我泉,亦嚌我詩。明朝該亭被毀,清乾隆年間,瓊州學使翁方綱在原址重建,同治八年(1869),郡守戴肇辰又整修該亭。現在的泂酌亭基本上保留了清代修建時的風格。清代海南學者王國憲重刻的《泂酌亭詩并敘》現陳列在五公祠碑廊里。

   

  浮粟泉

  蘇東坡在五公祠留存遺跡及之一。北宋紹圣四年(1097),蘇東坡來瓊時,借寓金粟庵(今五公祠內),這時間他教導當地百姓掘井之法,并親自指鑿雙泉一泉曰金粟,一泉曰浮粟,由于泉水其味甘甜,水源旺盛,常冒小泡浮于水面很象粟米,因此汲者常滿。民國初金粟泉被毀,余下浮粟泉。清乾隆58(1793)瓊州太守葉汝蘭品飲該泉后,感覺水質甚佳便為該泉題匾名,寓意:水源旺盛,五谷豐登。清著名金石家汪垢為泉撰聯:粟飛藻思,云散清襟,鑲刻其旁。后又有人在浮粟泉,匾下增刻了神龍兩字,該匾在文革期間被毀。浮粟泉歷經近千年滄桑,從不枯渴,不論大旱或大澇水位都保持現狀不變。傳說取水之人只要在井旁用腳一跺,井底下如源源不斷的冒出水泡,那么來年一定會財源滾滾,生活蒸蒸日上。解放前,海府地區的財主和商人第到除夕都會到此踏上幾腳,祈求來年生意興隆,財源廣進,并雇用人力或牛車把該水拉回家飲用。該水經化驗屬礦泉水,含有多種人體需要的礦物質。

   

  粟泉亭

  始建于明萬歷四十年(1612),為紀念蘇公雙泉造福桑梓鄉里而建。該亭在清代列為八景之一的蘇亭蘸(Zhan)。粟泉歷代有重建修,現在的粟泉亭系民國四年(1915)重建。因何修建粟泉亭有這樣的傳說:明萬歷四十年的一天,瓊州郡守翁汝遇率郡城官民在金粟庵禱雨,禱雨事完,作稍事休息,翁汝遇便到浮粟泉中取水解渴,并贊其水甘美,突然間雷電交加,天降大雨,翁汝遇認為是浮粟神龍顯靈保佑,喜降甘霖,便決定在浮粟泉北角坡上建亭以志紀念。施工時掘得一磚,上該有詩云泄盡先天秘,再修來世身,若思逢故友,二姓草頭人。旁落東坡行書款,翁汝遇覺得此事甚為奇異,便把磚刻揣回收藏。據考該詩是蘇東坡初到瓊時,借寓金粟庵時寫的,由于當時他初來乍到,面對生疏的環境和生活的困境,因而產生了佛家的思想,認為他會客死海南,于是寫了這首詩,埋在該處,好讓后人知道他的不幸遭遇。

   

  瓊園

  民國四年(1915)擴建五公祠時增辟的一組園林古跡群。主要建筑有洗心軒與游仙洞。瓊園兩兩字取:南溟奇甸,瓊臺勝境之意。1986年又在該園增建了五公廟和五公祠佛祖廟,供游客游覽時參拜。

   

  洗心軒

  建于民國四年(1915),是一間亭榭式的古建筑,四周辟廊。正門走廊園柱懸掛朱為潮主持修建洗心軒時撰寫的楹聯意義深遠,耐人尋味:一水可曾將耳染,纖塵絕無上心來。這付楹聯的來源包含著一個傳說。據傳朱為潮修建瓊園時,應如何規劃,同僚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使他對此拿下定主意,有一天他親率同僚到實地勘察地形。眾官又為此爭論不休,加上正是酷熱的響午時分,使得他煩躁不已,這時他走到浮粟泉邊,叫隨從取水止渴,并用泉水洗臉清熱,突然間他感到大腦豁然一亮,瓊園的規劃在大腦中已清晰成形。他便決定在瓊園建一中心建筑,并為之命名為洗心軒,以此告訴后人,在心煩意亂的時候,到此游一游,喝上一口清心爽口的浮粟泉水,心中所有的煩惱與雜念將遠離而去。洗心軒解放后有重修,但基本上保持了民國期間的建筑風格。

  游仙洞

  用海南火山巖壘砌而成的人工假山,它根據民間傳說而建。據說宋朝年間有一道士,自幼出家修道,修煉多年,總不能成仙得道。有一天,他在夢中見到一神仙點化說:大海中有一神龜,在你垂暮之年訪得此龜,并在其首坐化,定能成仙。醒后,他苦思不解其意,便決定外出云游尋訪。苦經十多年,踏遍了東南沿海,總悟不到夢境中的神龜。有一天他來到雷州,聽說蘇東坡被貶在海南,便決定到島上游一游,順便結識和請教于這位大學者。一天,當他踏上這塊神奇的荒島時,他頓然一悟,海南的地形正酷似他夢中的神龜,于是他便到儋州拜訪蘇東坡,請教龜首在何處,經過幾個月的交往,這位道士為蘇東坡的博學所折服,而蘇東坡也深被這位道士的精神與決心所感動,于是便告訴他說:瓊州地形似神龜,郡城瓊山是龜首。道士便辭別了蘇東坡來到瓊山探訪他夢中的龜首。幾經折磨他終于發現了現在的五公祠正是他魂牽夢迥要找尋的地方,于是他便在游仙洞這地方結茅苦修,他的意志與決心感動了玉皇大帝,一天玉皇大帝派來了一位神仙把他引接到天界授予了神位。因為這位道士是在此得道成仙,神游而去,為紀念這位道士堅韌不撥的意志,民國四年朱為潮便在此建起了這座假山,并命名為游仙洞。

  兩伏波祠與漢兩伏波將軍

  兩伏波祠為紀念西漢的路博德、東漢的馬援兩位伏波將軍而建,是海南較早的古跡之一。海南最早建伏波廟是在宋朝,據《正德瓊臺志》記載:伏波廟在郡城北六里龍岐村。明萬歷四十五年瓊州副使戴熹又在府城西邊的教場演武亭建漢二伏波祠水久該祠被毀,至清朝先后有重修,雍正八年郡城文武捐修。清光緒十五年朱采主持修建五公祠時,把漢二伏波祠遷建在五公祠內,并改名為兩伏波祠,同時增建了拜亭,民國年間和解放后該祠有幾次較大規模的重修,一九八三年老一輩革命家廖沫沙同志在參觀五公祠時,適逢兩伏波祠重修竣工,應邀欣然為祠名題匾。

  路博德,漢代西河平周人,初拜右北平太守,漢武帝元狩四年(119),隨霍去病征匈奴有功,被封為邳離候,堆去病死后,升遷為衛尉。漢武帝元鼎年間,南越國發生內亂,并反叛漢朝。漢時越族各部通稱為百越,生活在東南沿海的浙江、福建、廣東、廣西和越南的北部,秦滅亡時,時任南海尉的趙佗乘亂天并桂林,象郡,自稱為南越王,漢朝建立初時漢高祖劉邦對南越采取和協政策,使南越采取拉攏的措施,使趙佗自動改號,不敢為帝,對漢朝稱臣,自此歷經文、景、武三朝,趙佗稱臣奉職,不斷使人朝請,維護與漢初的和好關系。至武帝元鼎四年(前111),南越國出現內亂宰相呂嘉殺南越王越子興,立王兄建德為王,起兵反叛漢朝,他傳令南越各郡縣,煸動民族情緒,抗擊漢軍。元鼎五年(110),武帝令路博德為伏波將軍,領軍出桂陽(湖南郴縣),下湟水;主爵都尉楊仆為樓船將軍,領軍出豫章(江西南昌),下橫浦,征伐南越,次年楊仆攻陷尋陜、石門,繳獲越船和積粟,進而挫改越軍先鋒數萬。待路博德至,路、楊兩軍共圍建德、呂嘉于番愚。楊仆攻擊越軍,縱火燒城,天明時城中南越將士盡投降繳城,南越王越建德與宰相呂嘉率數萬部將逃入海中,乘船西去,路博德派軍隊乘勝追擊,十月斬獲建德、呂嘉,至此南越反叛平定。為加強漢朝對南越的統冶,路博德把其地設置了儋耳、珠崖、南海、蒼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九郡,其中儋耳、珠崖兩郡就在海南的儋州與瓊山。海南的設郡標志著海南從此正式列入中國的版圖與封建中央政權發生聯系。路博德的南征其意義和貢獻是極其遠深和重大的。南越的平定為邊疆的穩定和經濟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社會環境;九郡的設置,告別是儋耳、珠崖二郡的設立,確定了我國南方的版圖,使封建中央政權開始對南疆的開發,促進了各民族之間的融合和發展。

  神霄玉清萬壽宮詔碑

  宋宣和年間立此碑 如今全國僅兩塊。

  神霄玉清萬壽宮詔碑,如今靜靜佇立在海口五公祠內。游人看到的文字介紹很簡單,只知道此碑出生于宋朝,來自皇家。公元11198月,當時的皇帝宋徽宗在汴梁城中,用他別具一格的書法撰寫了“神霄玉清萬壽宮詔”。書成便令京師神霄宮刻碑永記,并以該碑拓樣頒賜天下。“一去一萬里,千之千不還”的海南同樣拿到了詔書。當時瓊州府天慶觀拿到徽宗御書拓樣后摹勒刻石,做成了我們如今見到的“神霄玉清萬壽宮詔碑”,豎立于瓊州府(時稱瓊管安撫司)北郊的萬壽宮內。這碑經歷了靖康之恥,元兵南侵,經歷了時間淘洗,一直保存下來。到了清初,安置詔碑的道觀已經破損不堪,到了清末遺跡也不復存在,可這碑依然完好。文革期間,詔碑存放在五公祠附近的“八一”廠內,被“造反派”當做“破四舊”的活靶子,肆意踐踏。如今,碑正面依然能夠清晰看到兩個彈孔,那便是當年留下的印記。1983年,詔碑被轉移到現在的兩伏波祠內。199411月,被海南省政府公布為第一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如今已成為五公祠的鎮祠之寶。據考證,宋徽宗被金兵俘虜,宋王朝“南渡”之后,宋徽宗詔書頒行天下的石刻幾被毀盡。如今全國僅剩下兩塊“神霄玉清萬壽宮詔碑”。一塊存放于福建省莆田市元妙觀三清殿內;另一塊即在海南,而海南這塊保存亦相對完整,實屬珍貴。

  《萬壽宮詔》碑文:   

     道者,體之可以即至神;用之可以挈天地;推之可以治天下;國家可使一世之民舉,得其恬淡寂常之真,而躋于仁壽之域。朕思是道,人所固有,沉迷既久,待教而興。俾欲革末世之流俗,還隆古之純風。蓋嘗稽參道家之說,獨觀希夷之妙。欽惟長生大帝君、青華大帝君,體道之妙,立乎萬物之上。統御神霄,監觀萬國無疆之休。雖眇躬是荷,而下民之命,實明神所司。乃詔天下,建神霄玉清萬壽宮,以嚴奉祀。自京師始,以致崇極,以示訓化,累年于茲,誠忱感格高厚博臨屬者,三元八節。按沖科啟凈供,風馬云車,來顧來饗。震電交舉,神光燭天,群仙翼翼,浮空而來者,或擲寶劍,或灑玉篇,駭聽奪目,追參化元。卿士大夫,侍衛之臣,悉見悉聞,嘆未之有,咸有紀述,著之簡編。嗚呼!朕之所以隆振道教,帝君之所以眷命孚佑者,自帝皇以遠,數千年絕道之后,乃復見于今日,可謂盛矣!豈天之將興斯文以遺朕,而吾民之幸,適見正于今日耶?布告天下,其諭朕意毋忽。乃令京師神霄玉清萬壽宮刻詔于碑,以碑本賜天下,如大中祥符故事,摹勒立石,以垂無窮。    

  宣和元年八月十二日奉圣旨立石

   

  2.20攀丹村四大勝景

  瓊山府城東廂(海口市瓊山區府城鎮)攀丹村,古稱蕃誕、蕃蛋,俗稱番東。

  唐代已有此地名,當時因瀕臨海邊和南渡江入海口,本是蛋民聚居地,故名蕃誕。今屬海口市振東區轄,分上丹、中丹、下丹村,沿瓊山府城鎮東門街一直伸延至海口國興大道,村長約2公里。 

     

  青云橋

  攀丹村不僅唐氏人才輩出,而且有許多吸引人的勝景。勝景之一,是府城東門外青云橋(亦稱東門橋)至攀丹村頭的明代石牌坊表群。青云橋及青云路是僉憲汪堯章根據唐胃的建議修筑的。橋頭高處聳立著唐胄書寫陰刻的青云橋路坊,橋尾不遠處是一片空闊地,豎立著名曰青云 進士 會魁 省魁 聯桂 聯壁 天衢等近10座牌坊,均為官府和當地士民為旌表和紀念唐氏進士、舉人和名士而建。古時這里曾是瓊山南渡江東岸各都圖和文昌等縣商民進入府城的必經之路,平時車馬行人游客來來往往,熱鬧非凡,形成幾百年興旺不衰的景象。

   

  古榕林

  其中有兩株是遷瓊始祖唐震親手所栽的大榕樹,盤根錯節,枝葉繁茂,蒼勁奇特,風根飄搖,盛夏這里十分蔭涼。當時府城許多名流常來此樹蔭下聚會,海內若干名士曾為古榕賦詩。在唐宅南邊還有個著名的榕崗,崗上遍植榕樹,已經成林,崗四周為藕池,為唐胄的父親唐正修建,是他吟詠的地方。他喜歡和善于作詩,晚年常與詩友聚集崗上拈令吟哦,著有《榕崗集》4卷,府學教授莊文玄為之作序,明代王佐等名人也寫了不少贊譽唐正的詩章。

   

  像池與竹根泉井

  唐胄父唐正在世時,曾于宅門之外開挖一大池種荷養魚。唐正死后,唐胄因反對宦官劉瑾專權被奪官居家近20年。在此期間,因修青云橋路和開闊宅門前道路而填平了父親所挖的荷池,唐胃便在稍遠一點的地方,另挖一個像父親原來所挖荷池一樣大小的新池,池中筑小丘,四畔種上柏樹和翠竹,為紀念生父,唐胃命名為像池,池邊樹有一記文石碑。攀丹村有竹根泉 峻靈泉 養桂泉三口古井,至今仍在飲用。其中竹根井為唐胄被罷官居家時所鑿,井壁上所嵌一塊石碑上,刻著唐胄親筆寫的直書竹根泉”3字。此井至今保存完好,盡管已用上自來水,但不少村民還經常到竹根井打水洗衣服和洗菜等。

   

  村廟和唐氏宗祠

  自宋至清,攀丹唐氏是海南的名門望族,累朝出名宦,居家多隱士,村廟和祠堂一直營修得富麗堂煌,地方官紳鄉民常來瞻仰謁拜,香火不斷。后因唐震后裔多遷島內各地和海外,至今世居攀丹村的唐氏后代僅剩下十幾戶,只有每年清明節,海內外唐代后人才聚集到瓊山獅子嶺祭掃唐震、叔建墓和陶公山唐胄墓。村神廟已改成文化室,唐氏祠堂早已荒廢。攀丹唐震世家,累朝興學,教化黎民、傳播文化,對海南、對國家功不可抹。文革的十年浩劫中,唐震、唐胄故居與西洲書院,唐氏宗祠,四景及十幾座牌坊等文物慘遭破壞,后人應繼承修復,并對文化古跡的豐富內涵加以發揚光大,這對古跡的保護和旅游的開發利用是有相當大的價值。

   

  2.21西洲書院

  攀丹村是明代海南進士、戶部侍郎唐胄的故里,“西洲”是他的號,唐胄曾在家鄉辦學和修志,現存最早的海南地方志———明正德《瓊臺志》,便是他纂修的。現在的“西洲書院”是在原來的基座上重建的,未曾挪移分寸。 “西洲書院”第一進建筑的石刻門匾有“唐氏大宗”4個楷體大字,被描上金水后更加奪目,右側有一行直書的小字“道光二十九年仲春吉旦”,左側為“合族重修”。“我們在重修過程中,找到了兩件文物,一件就是這塊牌匾,1849年重修祠堂的印記,至今163年。”海南唐氏會長唐錦鐘告訴記者,“另一件時間更早,是乾隆丁酉年所立的《唐氏祠碑》,現放在第三進的廊下,擇日再將它重樹起來。”上個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唐氏大宗祠”遭到極大的破壞,很多文物被毀,當時有族人悄悄將這兩塊碑、匾埋起來,直到最近幾年才重新找到和挖出。第二進為“西洲書院”,當年是作為學校性質存在,培養了許多家族內外的學子。據省文史專家王俞春介紹,丘濬、海瑞和王佐等海南先賢,都曾沾染攀丹唐氏的教惠,其中丘濬還是進士唐舟的女婿,海瑞曾與唐胄的3個兒子唐穆、唐秩和唐稼同窗共讀。

  據查,“乾隆丁酉年”即1777年,迄今已有235年。也就是說,從1777年至1849年的72年間,海南唐氏至少兩度重修祠堂。根據《唐氏族譜》的記載,“唐氏大宗祠”最早由宋末渡瓊始祖唐震(1200-1275)建于1260年,后來又與其子唐叔創建“攀丹義學堂”,元代一度擴建為“攀丹義學書院”;明代正德初年,唐胄被削職還鄉后,曾經掌教書院,不久后,當時的參議張簡將“攀丹義學書院”更名為“養優書院”;正德十四年(1519年),瓊州按察司副使王弘又將其易名“西洲書院”,并親自題寫匾牌。唐氏宗親稱,“西洲書院”是在原來的基座上重建的,未曾挪移分寸,希望能將它納入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唐胄墓”,以讓后人更好地緬懷這位為海南文化、教育做出突出貢獻的先賢。對此,海口市文物局負責人今天下午表示,唐氏家族在海南歷史上聲名顯赫,僅有明一代,就從攀丹村走出6名進士,其中唐舟和唐亮、唐胄和唐穆為父子進士;因此,就軟件和硬件而言,包括“唐氏大宗祠”在內的“西洲書院”,完全具備申報文物保護單位的條件,該局將積極向省級文物管理部門申報。

   

  2.22?大悲閣

  大悲閣位于海南省海口市國興大道與美舍河交叉口的南側,振東區白龍鄉塔光居委會夏瑤居民小組的地域內,史載明朝萬歷年間(1573-1619年),知府涂文奎給事許子偉為振興海南文風,倡建明昌塔,附設敬事堂、文昌閣、關帝廟。後來(年代不詳),僧一瀝借“明昌塔”(已毀)的聲望,自籌資金在塔旁建“大悲閣”,供奉千手觀音菩薩,成為瓊北地區推廣佛法的佛教道場。三百多年來,大悲閣、明昌塔(已毀)與天寧寺(已毀)齊名,都是海南歷史上最著名的古跡。 一九五六年五月,因存放在院內用於興修水利工程的炸藥意外爆炸,大悲閣被炸毀,夷為平地。僅資源明萬歷年間的“觀文成化”和“臣許子偉稽首敬祝”兩塊殘碑。一九九年,德高望重的孫邦逵老人倡議重建大悲閣,當地民眾積極捐款,紛紛回應。轉年冬季,裝潢琉璃黃瓦的大悲閣重建工程竣工。建筑群含有彌勒殿、觀音殿、敬香亭等,殿內分別供奉彌勒菩薩、千手觀音菩薩和十八羅漢等佛像。院內樹立一塊《重建大悲閣碑序》碑,碑文詳細介紹了大悲閣的歷史變遷。據說近年擴修國興大道時把大悲閣拆毀,將再仿造一個。現在大悲閣已經成為海口市區的在信佛信眾中贊譽較好的清凈寺廟。

     

  大悲閣平時的人不太多,僧人師父也不在,但是每天都開門(當然不要門票),可以進去拜佛上香,佛像旁邊都是本地市民自發帶過來的香、燈油,所以游客可以隨意取香上香,不宜貪多,三支最好。我覺得最好放點錢到功德箱為好,一元不嫌少,是個香錢。每周日上午都會有放生活動,所以人多,有一位師父會從別的地方趕過來帶領居士們念佛放生,任何人都可以參加,人很多,場面很莊重。放生儀式做完了會租車去附近的水庫放生。每個人都可以去,但是想去的人得收5元錢車費,畢竟來回有1個多小時車程,佛經言,諸功德中放生第一,每次我放生的那一刻的喜悅和興奮難以言表。放生也可以不去,可以在佛堂看看講佛理的書。我最喜歡看講因`果故事的書,因為能讓人知道什么是惡什么是善,就像易經講的積善之家常有余慶,積惡之家常有余殃。書可以免費借閱,看完歸還即可。放生回來就到12點,寺廟供應齋飯,挺好吃的,吃完請自愿隨喜齋飯錢

  2.23“瓊州第一塔”——明昌塔遺址

       查閱清代《瓊山縣志》,有明昌塔,在城東北三里下窯村。明萬歷間,知府涂文奎、給事中許子偉募建在郡城北三里許,下窯村前等記載,即府城(古時海南的首府)東北1.5公里的下洋村附近,具體位置在現在國興大道與美舍河交叉口的南側(即通往海南經濟職業技術學院的路口)。因毗鄰下洋村,因此民間俗稱該塔為下洋塔”。但明昌塔還有個名字叫“艮塔”,其名來于“許公(許子偉)建明昌塔于艮方,以補郡城艮方之不足”,可見明昌塔和海南絕大多數的古塔一樣,屬于風水塔。

       明昌塔建于明代萬歷年間。據史料和清代乾隆年間楊瓚烈撰寫的《游大悲閣明昌塔記》可知,明代萬歷十七年(公元1589年),明神宗派遣海南籍進士許子偉專程護送清官海瑞靈柩回瓊,主持祭奠安葬儀式并守孝三年。在瓊期間,許子偉向知府涂文奎提議建明昌塔以昌盛瓊島文風。涂文奎去世后,經繼任知府李多見、翁汝遇的協力,“明昌塔”最終于萬歷二十五年(1597年)建成。也有資料說建于明代萬歷二年,即1574年;甚至有資料說建于明代嘉靖年間的1522年。但從該塔是許子偉護送海瑞靈柩回瓊期間所倡建的緣由來看,“建于1597年”的說法顯得更加合理。在海口民間傳說當年海瑞的靈柩經船運至美舍河這一帶時,曾在塔旁停留數日,府城百姓聞訊紛紛前去吊唁,但本人認為不可信,因為此時塔尚未建成。從宋代至清代,美舍河一直是海府地區的大動脈,大帆船可以從海口沿河直達府城東門。明代中期以后,因泥沙淤積,河床逐漸告淺。隆慶四年(1570年),被罷官回鄉的海瑞,看到美舍河多年失修,河床淤塞,便向瓊州分巡道唐可封提出疏浚美舍河的建議。此后,海瑞和唐可封親自率領民眾疏河,終于疏通了府城出海的水上通道。直到清末,海府之間的交通逐漸由陸路取代,美舍河逐漸失去“通舟楫”的作用,河床也逐漸被農田和房屋所侵噬。

       明昌塔塔高七層,塔身為八角形,塔基直徑12米,用青磚筑成,為中空結構,四面設門,通風寬敞,塔身繪有龍風走獸,鳥蟲花卉。第一層至第七層,每級皆嵌橫石八方,并有磚階登級。第一層塔門向南,門為拱形,門上橫嵌一石,鐫刻“明昌塔”三字。塔頂有一碩大的南瓜形石雕,可容七八個人同時站立,后遭雷擊裂。但各種資料關于明昌塔的高度則有所出入,有的說34米,也有的說48米。但無論如何,與瓊海縣聚奎塔(塔高30米)、萬寧縣青云塔(27米)、定安縣見龍塔(25米)、文昌縣斗柄塔(塔高20米)等海南有名的古塔相比,明昌塔都算是最高的了,堪稱“瓊州第一塔”。因明昌塔毗鄰南渡江入海口,鄰江近海,登塔可眺望大海,天晴時甚至能望見瓊州海峽對岸的海安地區,因此是明清至民國年間海府地區最高建筑。正因如此,明昌塔不僅是一座風水塔,還被漁民視為海安——海口之間的航標塔。民間傳說,五月初五,塔頂放光,光芒在海上亦可見到,仿佛航標燈一般。“塔光”地名,由此而來(包括下洋村在內附近一帶的幾個村子,舊稱“塔光大隊”)。

       由于明昌塔地處瓊州海峽之濱,又是海府地區最高建筑,文人墨客時常在塔內設席飲酒,登高遠眺。因此,塔內墻壁上留下許多即興提筆賦詩作文的詩句。如地方名士馮先標的佳作《登明昌塔絕頂》:“望海放歌,人生稱意百不憂。杖頭有錢,隨處可勾留。不必西買太華,南買衡山游。且登南溟古塔絕頂之上頭。東望銅鼓,北望硇洲,一聲長嘯渺然寡儔。”萬歷三十三年3月(16053月,不久后即發生瓊州大地震),明末四大高僧之一的憨山大師,不顧六十高齡渡海來到瓊州府城,訪尋蘇東坡曾在此住過的桄榔庵和白龍泉,又尋找覺范禪師的遺跡,結果都沒尋到。晚上就寄宿在明昌塔院,期間他還寫了一首詩——《登瓊州明昌塔》:“大地浮香海。孤標涌梵幢。水天靈鷲現。火窟毒龍降。日月懸空鏡。乾坤照夜缸。望云彈五指。花雨墮虛窗。”憨山大師居瓊期間,退休賦閑在家的禮部尚書王弘誨不顧64歲高齡,專程從老家定安縣來到明昌塔,與憨山大師一同講經論道,并賦詩一首來贊美明昌塔的巍峨雄姿:“春深乘興登此臺,奇甸風煙四望回。五指云山皆北向,七星芒耀自東來。無邊渺渺龍樓迥,海上溟溟蜃閣開。千載明昌逢泰運,佇看南極會中臺。”

       可惜明昌塔建成不久就遭受到了一次重大的磨難。明萬歷三十三年五月二十八日亥時(1605713日午夜),瓊州發生7.5級大地震,震中在今海南省瓊山縣塔市與文昌縣輔前之間。大地震導致陸地沉陷的幅度一般在34米,陸陷成海的最大幅度在10米左右,陸沉面積達100多平方公里。當地70多個村莊(一說100多個村莊)陸陷成海,民眾傷亡無數。作為瓊州首府的府城,也遭受到了巨大損失,據當時上報朝廷的申報記載公署、民房崩倒殆盡,城中壓死者數千,縣署、縣學、伏波祠、天寧寺、譙樓、文昌祠傾圮,府學半頹,明昌塔崩頹,也有其他資料上記載到“明昌塔且斬焉如截矣”,可見,這場史無前例的大地震給明昌塔帶來了巨大的創傷。在此后的三百多年間,明昌塔可能經歷過修繕,但相關資料記載不詳。

       明昌塔的另一次重大劫難則是發生在抗戰時期。日軍1939年占領海南后,將原本只是臨時機場的海口機場擴建為永備機場,成為其南進戰略中的一個重要航空基地。1944年,抗戰進入后期,日軍已成為了強弩之末,中美聯合空軍頻頻轟炸海口機場。由于高大的明昌塔正處于機場跑道的東端,為避免其成為盟軍轟炸的校準點,同時也因為高大突兀的明昌塔既有礙日軍飛機的起降,又能夠一窺方圓十里內日軍的動靜,于是日軍將該塔拆掉上部的三層。據海口百姓傳說,當年日軍本想將明昌塔完全拆除,獲取磚石擴建機場,不想剛拆了上面三層,發現底下盤踞著一條大蟒蛇,怎么也趕不走;日本人很迷信,認為是神靈不喜,于是只好放棄。當然,這只是民間傳說而已,不足為信。1958年大躍進期間,為了取磚筑高爐大煉鋼鐵,當地群眾將本已殘缺不全的明昌塔完全拆除。至此,有著瓊州第一塔美稱的明昌塔走完了它的全部歷史,徹底地從我們的眼前消失了。(以上這一段,是許多資料上總口一詞的說法。但據我母親回憶,大躍進時期拆明昌塔主要是為了取磚頭蓋生產隊的豬圈,而且并非完全拆除,仍保留有第一層底座,里面還供奉有菩薩,有一些僧尼在里面修行。直至文革時期,這些僧尼才被迫還俗離開,明昌塔也被最終拆除。80年代初期,我曾幾次隨母親回外婆家路過明昌塔遺址,仍可明顯地看出有大堆的磚頭條石等殘存)。

       最后,再順帶提一下明昌塔的附設建筑。明代萬歷年間明昌塔落成后,在正南塔門旁還附設有文昌閣、關帝廟、敬事堂等建筑,萬歷三十三年3月,憨山大師渡海來到瓊州府城,就曾經寄宿于此。后來僧人一瀝借著明昌塔的聲望,募資在塔旁建大悲閣,供奉大慈大悲千手觀音菩薩,推廣佛法,此處遂成為佛教道場。三百多年來,“大悲閣”,“明昌塔”與“天寧寺”(坐落于府城,是建于宋代的大型寺院,被譽為“海南第一禪林”)齊名,都是海口最著名的文化古跡。清乾隆三年(1738年),僧人法空重修大悲閣。清乾隆六年(1741年),郡守張秉義遷走關帝廟,獨尊大悲閣。關帝廟后成為“明昌祖廟”,仍祀關羽,距大悲閣不遠(因未得到妥善保護,廟內屋舍殘破,文物被盜遺失,珍貴的壁畫被嚴重破壞,1998年因修建國興大道而拆除)。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護道張墑春倡議重修大悲閣和明昌塔,得到士民熱烈響應。解放初期,明昌塔和大悲閣依然存在。19565月,堆放在大悲閣內準備用于興修水利設施的幾十噸炸藥突然爆炸,將大悲閣夷為平地,閣內貼金菩薩像被炸毀,還炸死一頭耕牛。時隔兩年后,明昌塔也在大煉鋼鐵的熱潮中被拆除了。

   

  2.24邢氏祖祠

  邢氏祖祠位于海南省海口市府城鎮尚書街東側23米,為一般磚木構筑,建于1836(道光丙申年),實為邢氏族人為紀念萬安知軍邢夢璜(文昌人)而建的“邢知軍書舍”。

  祠宇坐北向南,院落二進,由祠門、過堂、后堂、東西廊廡等組成。東西寬21米,南北深42米,占地面積882平方米。祠門面闊310.5米,進深28米,前檐插廊1.5米,抬梁結構,單檐硬山式筒板布瓦頂,過堂面闊12.5米,進深29.2米,前后插廊各1.5米,抬梁結構,單檐硬山式筒板式瓦頂;東西廊廡闊212米,進深24.5米,前檐插廊1.5米,抬梁結構,單檐硬山式筒板布瓦頂;祠門與過堂間距5米,過堂與后堂間距3米。前堂右側6米處有一石砌古井,直徑90厘米,井柜高40厘米,厚6厘米,井深至水面2米。

  總體布局合格,具有清代建筑風格,為海口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25黃忠義公祠

  黃忠義公祠位于海口市瓊山區府城鎮尚書直街,始建于清道光年間(1831年),距今有177年的歷史。據載公祠從倡建到修成竣工就耗時10年,是海口府城現存較完好的清代建筑之一。

  據悉,黃忠義公祠是清朝時期海南最大的黃氏家族公祠,祠堂坐北朝南,院落三進,由祠門、拜亭(居堂)、正寢(后堂)及東西廊廡組成。東西寬37.5米,南北深47.5米,占地面積1781平方米。據載為僑居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的黃氏后裔及居瓊黃氏族人共同倡建而成。從黃氏家族公祠規模就可看出其當時的社會地位之高。

   

  2.26王國憲故居

  “王國憲故居”座落于海口市瓊山區朱云路瓊山二小對面的達士巷。據介紹,王國憲原籍瓊山縣譚文,弱冠之年便考中案首(秀才第一名)。后曾掌教經研書院、瓊臺書院。民國時期成為一名倡導發展海南教育的領軍者。其后40余年立志考察海南民情,發掘整理海南地方文獻、志書,著有《瓊山縣志》、《瓊州府志》等著作。海南歷代先賢典籍和地方文獻資料得以保存傳世,王國憲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王國憲(1853-1938)學者、教育家。原名國棟,字用五,號堯云,晚號更生老人。海南省瓊山譚文鎮青草村人。光緒二十年(1894)部試第二名,曾任樂昌縣教諭、廣東省議會議員。他是瓊島文化的一位承先啟后者,專攻文史,發掘整理海南地方文獻、志書,對海南地方志和文史資料的傳世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晚年掌教瓊臺書院,民國12(1923),同馮官堯、鐘衍林等創建私立瓊海中學(今海南中學前身),擔任校董、總務主任、國文教師等。

   

  2.27吳氏民居

  金花村吳氏民居位于府城鎮金花村南。為三進四合院式土林結構建筑。建于1910年,是海府地區規劃最大的私家莊園。坐東向西,占地面積900平方米,有拱形大門、前殿、正殿、東西廊廡。拱形大門寬5米,高3.2米,中間鑲嵌一扇木門,寬3.4米,高2.3米,院門前墻璧繪滿彩圖(貼塑)。拱形大門與前殿間距6米,前殿面闊3開間16米,進深212米,抬梁結構,梁檀之間雕刻精美圖案,單檐硬山式筒板布瓦頂。前殿與正殿間距4.5米,正殿面闊3開間15米,進深13米,抬梁結構,單檐硬山式筒板布瓦頂。東、西廊廡均面闊5開間33米,進深24.5米,抬梁結構,單檐硬山式筒板布瓦頂。主體建筑布局合理,規模龐大,古樸典雅,不愧為一處值得保護的民居,為海口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28三清觀大型石雕像

  三清觀,位于府城紅城湖路,觀內主要有三尊大型石雕像,每尊高2.1米,約重3噸,是佛教之神。三清觀的前身為天慶觀,亦稱玉皇廟。玉皇廟原址在瓊山醫院,規模很大,里面的文物,現僅存三尊大型石雕像和宋徽宗的瘦金體碑刻一塊。宋徽宗親書瘦金體碑刻存于五公祠內。三尊大型石雕像1991年修紅城湖路時出土,是價值較高的歷史文物。三尊石雕像分別是元始天尊、靈寶天尊、道德天尊;他們主管天上三仙界:玉清、上清、太清,故名三清。

   

  2.29林文英烈士殉難處紀念碑及林文英烈士紀念亭

  瓊山區的工人文化宮所在,紀念碑旁還有一座造型別致的紀念亭,這里是后人憑吊海南辛亥革命第一人的林文英烈士的場所,周圍車水馬龍的喧囂和雜亂無章的建筑,與莊嚴肅穆的紀念物格格不入,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好像對此也是不屑一顧,倒是我這樣一位外客駐足關注,想必已經很久沒有那么受人矚目了。

  林文英(1873-1914),字格蘭,海南文昌人。曾在暹羅(今泰國)經商。后赴日本學習法政,與孫中山籌劃革命,奔走于海內外,結納同志。1909年與陳子臣等在海口成立瓊崖同盟會支部。191111月廣東都督府成立后至廣東,被派組織瓊州機關籌備處,因遭當地頑紳反對而作罷。19128月同盟會改組為國民黨,被委為瓊州交通部長,并受孫中山委托組建瓊州國民黨支部。1913年當選國會眾議員,與陳宏猷、翁桂清等創辦《瓊島日報》。旋赴北京,提案質詢袁世凱大借款案。“二次革命”失敗后,被取消國民黨議員資格,離京返歸故里,復創《瓊華日報》。未及出版,19143月即遭袁世凱密令查封,他也被捕遇害。

  被譽為“海南辛亥革命第一人”的林文英,早年追隨孫中山鼓吹革命,后在海南掀起“倒袁運動”,不幸被捕,為國殉難。

  林文英的遺骨被安葬在故鄉文昌清瀾鎮世坑村村南,孫中山親題“烈士林文英之墓”。林文英陵園四周,滿是龍眼樹、金松、檳榔樹,胡漢民、鄒魯、蔡元培等民國要員的題詞,

   

  2.30中山亭

  中山亭位于府城鎮亭園內,坐東向西,占地面積330平方米。為傘形石木結構建筑。原為宋代所建的玉皇廟前庭的拜亭,后因廟年久失修,遂將其拜亭的建筑材料移建今址。時年1925年,剛逢孫中山逝世,為緬懷“國父”而稱為“中山亭”。該亭造型風格保持清代建筑特點。外觀呈八角形,三重飛檐攢光頂,通高7米,檐角以綠琉璃鴟吻。檐柱為八角形石柱,柱高2.4米,柱礎高0.5米。亭頂內部組合為木構架式,每層重檐用八支柱子聯合分成上、中、下三層框架。整個亭臺顯得穩健而瑰麗,是府城唯一幸存的古亭,為海口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31毋忘九一八國恥紀念碑

  毋忘九一八國恥紀念碑—座落在瓊山區府城鎮中心占地三、四畝的翠綠的三角公園。園里有兩座涼亭,一個書報亭和一小段曲折走廊,滿園竹木成蔭,綠茵鋪地,是人們逛街休息的好去處。公園雖小,由于園里矗立著一座規模不大而意義深刻的毋忘九一八國恥紀念碑”,天天引來游人不絕。

  毋忘九一八國恥紀念碑紀念碑的設計,形狀奇特巧妙,寓意深邃耐尋,觀賞者稱贊其絕無僅有。紀念碑用鋼筋水泥澆鑄而成,用中心紅色、外圈灰白色圓形水磨石作底座,正中豎立六角形柱體,全高4米。主柱三側附著了3個形狀相同的曲折構件,代表著東北三省。整個碑形巧妙地構成了剛勁有力的東北”兩個大字,不管從哪個側面看,主柱三面直鑄的毋忘九一八國恥紀念碑”十個大字都顯于眼目。人睹此碑,那鐵蹄下腥風血雨的年代,那國破家亡的悲慘情景頓時浮于腦海,渾身熱血沸騰。紀念碑的主柱酷似一把鋒利的劍直捅入那象征日侵略者的紅色園形基座,以其表現富有愛國傳統的瓊山人民聲援東北三省同胞收復家園的決心和血護河山,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堅強意志。

  毋忘九一八國恥紀念碑紀念碑是在我國的一個非常艱難的歷史時期建造的。1931918日,日本駐中國東北的關東軍”炸毀了南滿鐵路柳條溝一段,反誣中國軍隊破壞,并向我東北軍駐地北大營及沈陽城進攻。3個月后,東北淪陷。這一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奇恥大辱,激憤了全國人民,當時府城地區各界人士紛紛請求瓊山縣國民黨政府建造一座紀念碑,記下軍恥,策勵國人抗日救國。國民黨縣政府接受了這一要求,并指派當時的瓊山縣建設局局長王尊榮負責設計,由群眾自愿捐款,建造了這座我國設計構圖上頗具特色的愛國紀念碑。紀念碑設計者王尊榮先生是永興鎮人,他是一位愛國的知識分子,他的這一杰作,為今日府城留下了一座意義深遠的中國人民反對外國侵略者的歷史見證,它永遠成為人們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生動的教材。

   

  2.32劉秋菊紀念園

  劉秋菊紀念園位于海口市瓊山區府城鎮東門環島高速東線立交橋西北側,是海口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海口市文物保護單位。紀念園由瓊崖縱隊老戰士發起籌建,由原中共瓊山縣委、瓊山縣人民政府多方集資,于1991520日興建,至199238日落成。在大門墻壁上刻有”劉秋菊雕像紀念園”的園名。園中豎立漢白玉鐫刻的劉秋菊烈士全身雕像。基座正面刻有康克清題寫的”瓊崖女杰劉秋菊”碑名。雕像后兩側建有各長24米的題詞璧廊,分別刻有肖克、馬白山、謝飛、曾志、劉英、鄧六金、林修德、侯政的題詞和1949年瓊崖臨時人民政府及馮白駒、黃康等題寫的挽聯。

  劉秋菊(1897-1949),女,海南省瓊山縣(今海口市)塔市鄉福云村人,是瓊崖著名的巾幗英雄。1926年參加農民運動,任鄉農會委員。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地下交通員、中共瓊山縣委委員、瓊崖蘇維埃政府委員、文南區委書記、瓊崖西南臨委委員等職。抗日戰爭初期,受黨派遣到瓊崖統一戰線組織的瓊崖戰時黨政處工作,后歷任中共瓊崖特委婦女書記、中共瓊崖特委委員、瓊崖東北區抗日民主政府委員、瓊崖臨時人民政府委員、瓊崖特委民運部副部長、瓊崖婦女聯合會籌委會主任等職務。在長期艱苦復雜的惡劣環境中英勇機智地堅持斗爭,創造了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跡,成為傳奇式人物,聞名于海內外,是全瓊敬仰的婦女領袖。因長期艱苦的革命斗爭,積勞成疾,經醫治無效,于1949824日在白沙縣毛棧鄉病逝,終年52歲,她的英名永載史冊。1949826日,瓊崖臨時人民政府和馮白駒為其題詞: 為人民竭盡平生力氣,生偉大,死光榮!”、20年如一日,歷盡艱苦死猶在”。

   

  2.33風棲堂

  鳳棲堂位于瓊山區府城海南中學內,占地面積約275平方米,建于19349月,由海南文昌籍旅泰華僑韓裕準先生為瓊海中學(今海南中學)捐資興建,并用其父韓鳳棲之名,稱為鳳棲堂”。

  鳳棲堂長八十英尺,闊四十四英尺,地基高三英尺,檐高十六英尺,脊高二十七英尺,四邊走廊,各闊九英尺,上有天花板及瓦面兩層,前階一連,后階二連,四周欄桿。堂之內部分為五間,中間三間,為寬準堂、裕準堂、恭準堂。東邊一間為敬準堂,西邊一間為拔廷堂,該建筑屋頂鋪蓋綠釉瓦,重檐,黃壁朱柱,仿中國古代木構建筑式樣,內部水泥天花板及石拱門窗等仿西式建筑。鳳棲堂幾經修繕,整體結構依然完整保存。其建筑融會中西建筑藝術特色,建筑形式獨特精美,具有較高的保護和研究價值。

   

  2.34胡文虎游泳池

  位于海南師范大學內,20世紀被譽為“報業大王”和“萬金油大王”的胡文虎是著名的愛國僑領,他曾在全國各地先后捐款興建了許多醫院和學校。在海南,他不僅捐巨資創建了海口麻風病院,還先后捐款修建了白沙游泳場、私立瓊海中學(今海南中學)體育館、運動場、圖書館、游泳池等,這些文體設施不僅促進了全民文體事業的發展,更讓游泳這項運動風靡瓊島,當年曾培養出來的游泳健將,至今仍留存于海南人的記憶中。

   

  2.35、海口中山紀念堂

   海口中山紀念堂位于文明西路北側,坐北朝南,占地面積1520平方米。1925312日,孫中山逝世后,國民政府發動商界等捐資籌建海口中山紀念堂及中山紀念亭。中山紀念堂于次年建成使用,建筑面積約700平方米。整體結構為中西結合風格。因遭暴風雨等自然因素的破壞,紀念堂在上世紀40年代塌毀。1964年,紀念堂重建,占地面積1045平方米,共二層,正門橫眉刻“中山紀念堂”五字,可同時容納1200人開會。2015年,紀念堂入選省文物保護單位。

   

  2.36、龍岐村伏波廟

  據說龍岐村始建于唐宋時期,已有1000多年的歷史,是一個有著豐富人文遺跡的千年古村。

  龍岐村因建有海南最早的伏波廟和清代進士謝寶出生此地而聞名島內外:謝寶擔任瓊臺書院掌教期間發生的“搜書院”的動人故事代代流傳,在海南、廣東乃至東南亞一帶廣為傳播。而龍岐伏波廟是為紀念對開拓我國南疆有著卓越貢獻的西漢路博德、東漢馬援兩位伏波將軍而建。“伏波開瓊”,萬世口碑。功載史籍,德在人心。伏波廟遍布海南島,但唯一有史料記載,修建時間最早、規模最大的是龍岐村的伏波廟。蘇軾與南宋宰相李綱與這里都有淵源。龍岐村這座千年古廟歷經歲月滄桑,命運坎坷經過多次修葺。伏波廟解放后曾做過小學教室,后來又成為村民兵連辦公點。大躍進和文革時,廟里的幾塊古老的石碑還被人拆掉,放在廁所里墊地。龍岐村的很多古老的歷史文物都遭到損壞,讓村里人很心痛。

  龍岐伏波廟是為紀念對開拓我國南疆有著卓越貢獻的西漢路博德、東漢馬援兩位伏波將軍而建。

  西漢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西漢路博德奉指南征,討平南越呂嘉之叛,當其“飲馬儋耳,焚舟瓊山,示弗用兵”時,“兵不刃血,遂開九郡”。其珠崖、儋耳兩郡皆屬海南。從此,海南正式列入中國版圖。我國南疆地區的開發,國內各民族的大融合自此開始。

  東漢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交趾側、貳姐妹倆率眾反叛,占據嶺外六十余城為王,伏波將軍馬援奉命討伐交趾,率軍一萬,樓船二千余艘,斬獲叛軍五千余眾,嶺南皆平。馬援鑄立銅柱于今越南河內,作為漢朝最南的邊界,并來往于南海之間,安撫珠崖,調城郭,置市邑,立珠崖縣。馬援這次南征,其功不次于路博德,尤其是珠崖復設,對于加強海南與大陸聯系,以及海南經濟、文化、技術發展都起到一定的作用。

  “伏波開瓊”,萬世口碑。功載史籍,德在人心。為此海南不少地方都建有伏波廟,對兩伏波將軍表示敬仰和紀念。伏波廟遍布海南島,但唯一有史料記載,修建時間最早、規模最大的是龍岐村的伏波廟。




彩票南粤36选7